首页  »  剧情片  »  西伯利亚2020

西伯利亚2020
西伯利亚2020
主演:威廉·达福 Dounia Sichov 西蒙·迈克伯尼 Cristina Chiriac 丹尼尔·希梅内斯·卡乔 Fabio Pagano Anna Ferrara Phil Neilson Laurent Arnatsiaq Valentina Rozumenko Trish Osmond Stella Pecollo 
类型:剧情片
状态:1080P
更新时间:2021-07-21
导演:阿贝尔·费拉拉 
地区:其它
年份:2020
语言:英语
剧情简介:《西伯利亚》是阿贝尔·费拉拉执导的剧情片,由威廉·达福出演,于2020年2月24日在德国柏林电影节上映。该片讲述了克林特开始了一段旅程,面对自己的梦想、记忆和幻觉,穿越黑暗进入光明的故事。克林特是一个孤独地生活在冻原里的人。然而,这种孤立既不能带来逃避,也不能带来和平。一天晚上,他开始了一段旅程,他必须面对自己的梦想、记忆和幻觉,穿越黑暗进入光明。 
  • kbm3u8
  • bjm3u8

《 kbm3u8》无需安装任何插件。播放不了,请切换播放器

倒序↓顺序↑

200

9条影片评论 昵称:

游客

费拉拉的《生命之树》,然而相比之下,《西伯利亚》更着重于一个行走的实体这一概念,Clint承受着异己空间,异己语言的疏离与自我放逐。“山洞”是进入记忆,视觉转为“内在视觉”的入口,个体记忆与集体无意识的宇宙性将影片构成一个不定形的空间,作为逻各斯失效,被影像宰制的空间如同电子游戏中没有建模的贴图,所能够确定的实体仅有主体自身,可以确信《西》的理念最为接近《潜行者》的非欧几里得式空间,只不过老塔雕刻时间,费拉拉雕刻空间。 最后的时刻,从复活的鱼口中言说的异国话语,以及广角的仰视镜头是对于“启示”的回应,回应着弥漫全片的一神教泛灵论观念

游客

一种疑似和《多哥》套拍的既视感,仿佛是同场景被拿来用了两次,却成就了全然不同的方向。整体仍然停于晦涩难解,但对于梦境的细心拆解—关于淫欲的臆想或者是随之抽离的沮丧以及伴生的阴影却还算明白。但这种“灵魂之旅”的表达实在太过分裂和琐碎了。

游客

费拉拉的新作看得我几度怀疑走错片场——影片讲述了……威廉·达福的一个关于自己、父亲、母亲、女人、童年等等……的梦境,中间还有诸如群星、宇宙、太阳风暴之类的镜头,这完全是马利克拍的嘛!既然很快看出是梦境,就不用纠结叙事逻辑,反而看得挺享受。冰天雪地的极寒之地的小酒馆,沙漠绿洲中的手术室,溶洞,森林里的小屋……风景还处理得挺好的,不过问题有二,其一是作为梦境而言拍得太实了,其二是台词有点……媒体场惨遭此起彼伏的哄堂大笑也说明了问题。跟比较仙的马利克一比就高下立现了(但马利克经常拍得不知所云也是……)。

游客

一部不难解读但又不需要读解的电影,一如片中所言,理性有时正是你的阻碍。一场无尽的自我流放之旅,寒意袭人(极为适合隆冬观看)。向里探求自我,直抵内心深处,同梦境、幻象与记忆对话,恰似大卫·林奇和塔可夫斯基;向外延拓空间,可达宇宙洪荒,在极地、沙漠与绿地间流转,契如泰伦斯·马力克。那场洞穴湖中的日出,如此神妙而震撼。直击要害的反思:“你与世隔绝,陷入宇宙的尽头,在这里你无法察觉自己的自私、自大,尤其是无知。你装出对一切开放的样子,却不知道自己实际上有多狭隘自闭”。死亡营里的屠杀,轮椅上的裸身侏儒,失爱,死亡与重生,灵肉矛盾,桌上的牛仔与马模型。

游客

心情复杂,看表不下15次,第一次以为捱过一个小时没想到才过了20分钟,那一刻真的想夺门而去。即有《闪灵》又有《灯塔》。但这片还是太私密太个人了,犹梦境般的酷刑,不仅折磨威廉达福也折磨了观众。前一个小时本来毫无逻辑最后半小时竟突然规规矩矩清清楚楚,那一下我甚至因为这个感到失望。。。 西伯利亚这破地方真他妈能把人逼疯。(说联想到灯塔是因为都有威廉达福才是只看到表面的吧???

游客

费拉拉似乎在强调一种对话,在苦寒,在沙漠,也在幽暗的密闭空间;和动物,和异族,也和或活着或死去的每个人;用爱抚,用血液,也用无法交流的语言。没有办法理解电影的文本,不代表不能和影像建立联系,费拉拉的电影和我形成了一种私人的互动关系,影像的刺激下,观影中的动态冥想体验被推到了极致,借助万物,达到了一种审视自己,和自己对话的状态,也许无序的文本更加放大了这种体验。

游客

坦白说,当然是看不懂。但对于费拉拉而言,电影未必需要什么“言语”,亦无需承担叙事职能。所见即所得,而一切所见又可组成新物质,不会是符码,仅仅是血缘、欲望,是梦、或回忆,是群星同我为伍,是太阳风暴和宇宙浩瀚,在雪原疾驰。一切影像自由放逐,汇聚成这后现代图景名为Siberia。启动黑胶唱机,颤动时刻来了!

游客

“西伯利亚”不仅是费拉拉自我精神的一次“流放”,也是影像一次流放。只有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才会去区分文本中剧情、梦魇、幻境、自传、冥想…影像本就不待区分,纯粹滚动、分身,不需要像语言指向确切逻辑和意义,因为观看本身就是意义,视线就是思维延伸,是生命的拓展,是怀疑,是躲避,是欲望也是虚无。

游客

过往费拉拉虚构电影中从未有过的如此酷烈又贫瘠的精神荒原具象,告别城市人烟,一个脱离社会性的人作为野鬼而不解为何心存留恋的回溯之旅。每一个炼狱图景中因触碰记忆的分身而获得超脱前往下一个时空,却在一步步对社会性的拾捡中再次一件件被剥夺与丢弃,陷入更深的迷失。于是理性终于被击溃,追随遥感的星,放弃秩序生存的理性符号,途经万物悲凉,无限宇宙中的苦行僧,倒向一边,断然拥抱了虚无,好似费拉拉过去电影中受难的当代圣徒,不断抢夺和失去活着的温度。从降临到毁灭,终究是背离梳理与和解的孤独,如同这个废墟世界的尽头,如同不再为别人的观看而拍摄的费拉拉。

共9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猜你喜欢